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魔域sf > 正文

魔域 灵性小说《圣爱》第三十二章魔域异变(上)

作者:阿冰 来源:爱瑜伽的篮球高手 日期:2019-9-12 5:04:51 人气: 标签:

作者:极天圣洺

迎接转载!转载解说“作者:极天圣洺”即可。

关切“圣爱之跨世之恋”大众号,阅读灵性小说全文!

圣爱

第一部 跨世之恋

第三十二章 魔域异变 (上)

有诗为证:“天皇皇,地皇皇,人之命运皆虚长,问道青天明识路,幻化成空梦一场!空即空,忆无殇,漫漫灵路毁断肠!碎!碎!碎!”

注释

明的人魂和月公主,此时此刻,正站在那绝密之地;当然不是真正的河洛之星的那个绝密之地,而是那个绝密之地的虚拟镜像。

当两人进入这个处所的岁月,雷同引动了什么机关一样,天地立时变得一片湛蓝!元气雷同暴动一样,绵绵亘续的从这个处所,舒展开来,而河洛之山的宫殿,变得加倍崇高和庄严,并且,在每私人的心中,那河洛之山变得加倍高远了许多。

蛇族、龙族、暗族、妖族等地,以至是那魔族之地,地下以至是公开,慢慢的都有蓝丝的飘带样的气味,在慢慢渗入渗出,白云雷同被浸染了一样,居然模糊白中有蓝,而蓝中模糊有特别轻细的紫色闪现其中。

而随着这股气味的充足天地,人们的心坎都在逐渐的产生着变化,诸多以前想不开的,抵牾纠结的,以至是仇恨,此时此刻,居然能够以更高的视野,对付自身的以往阅历经过,并劈头深思。

一个暗族的老妪,此时也坐在了明的人魂和月公主,已经坐过的那个凳子上,“这残存的音讯,万万一鸣惊人,盖两人绝特别人!尤其是少年坐过的那个凳子,更模糊残存着一股开天辟地之根源气味!”

“店家,你们家店主何在?”老妪特别有礼貌的扣问道,那面容,还有那声响,真的与一个大凡的常人无异。

“客官,请问您有何事啊!”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人,走了过去,脚步步履安稳,似练过某种练气功夫,“我便是这店的店主。”

“我想买这桌子和凳子,请问能卖给我吗?”老妪笑脸中,是那样的蔼然可亲,此人正是暗卫五,那个灵识最强的小女孩,这是她运用移形换影之法,而成的一个虚幻之身,但是领域的人,却没有一私人,能够看得进去。

“你想要,拿去便是!”中年男人,颇是激昂大方。

“好!谢了!”老妪说完,那凳子和桌子凭空消逝。继而,她大手一挥,异样的桌凳,再次闪方今异样的位置,而那老妪却已经不知去向。

某山野之地,在风中,飘散着零散的蓝丝之气味,魔瞳看着,摇点头,“天地要剧变了吗?这段时间以来,产生的怪事,实在是太多了!”

“还是到我那魔域之地,去看看吧!进去这么久了,也不明白那里,会产生什么异变呢?咦?猎怪异,为什么自从碰到那月公主后,我的左眼便一直跳个不停,是功德将要产生吗?”

魔瞳继续向前飞赶而去,一缕缕的黑丝,速度极快!

那绝密之地的异动,振撼了河神、洛神、绿衣男子和龙族的五人,他们也急速的赶了过去,皆木鸡之呆,站立在那里。

“那少年……那少年是谁?何如会让我有一种恋慕之平地流水的感受呢?”洛神心境角力计算细腻,对着河神灵识传音。

唯有龙天,俄然跪倒,他的三个子女,也从速跪倒在地。

月公主和少年,回转身躯,慢慢的向着他们走来,那绝密之地的气味暴动,竟慢慢的休息了上去。

此时的魔瞳,终于赶到了魔族之地,“啊……魔族之地,在产生异变!原本的魔气冲天,阴暗和湿润,在一点点的产生变化!”

她,慢慢踱着步,离开了她小岁月亲手种下的那片桃林,新的嫩芽在慢慢展露头角,枯枝也在逐渐的泛着绿色,固然还是那样的倚老卖老,但是已经好似春天的到来,一切都在重生!

她,离开了她熟谙的家园。家园的后面,是一条小河,小河中原本的臭气熏天,已经慢慢消逝,河水在慢慢的污染,以至模糊可见,内中有小鱼儿,在快乐的游动着。

“变化……变化具体是在产生了!并且,万万是好的变化!”

魔瞳快步走入殿堂之中,全豹的人,都在熟睡之中,那万万是熟睡,而不是被灵魂监管后堕入的痴迷形态。

那古朴的庄园,也不再像以前一样,那样的堕入熟睡!

“在我离开之前,全豹的一切人、一切物,都被监管,一切都沉陷在了心魔老人的魔识迷音之中!一切的一切,都在心魔老人的掌控之中!”魔瞳看着刻下的一切,非常的悲伤,“我会尽我最大尽力,让伏魔一族再现光彩!或者,当一切再次复现明亮,伏魔一族会加倍壮健!”

她,静静的跪在两位老人的跟前,魔瞳丹,黑黑的,从魔瞳的识海之中飘了进去,渗入渗出进入一个从外形看,有点仙骨之气的老年人的识海之中。

魔瞳昏倒在地。

颠倒梦界内,时间和空间自成一体,完全独立于内在的任何时空。这个世界,严刻意义上,是一个梦中的世界,尽管是梦中世界,但是,却仍然是非常的真实,完全是实际世界的倒立影像,只不过,却没人能够发现这内中的性质。

魔域之内,那复古的建立内,魔君的身体中,甚或识海中,有数的蝙蝠,狞叫着,难听的声响,甚或不妨刺穿人的耳膜,但是这一切,无人晓得,由于一切都是死域之地。

它们,冲突了魔君的识海,有数的漆黑之气,带着漩涡,滚滚而出;而那些蝙蝠,在离开魔君的身体后,漫山遍野,甚或让有些渐明的魔域,再次堕入漆黑之中。

一个有些文气的老人,瘦削的身躯震颤了几下,垂垂的睁开双眼,眼神中的迷离之色,垂垂消逝。

他的面前,亦有一把黑色的剑,随着魔君的醒来,那剑居然也好似从梦中醒来一样,震颤了几下。

“哎……我终于醒来了!”一个宏亮的声响,打破了那死寂,响荡在空寂的复古建立中。

“原本,心魔并非是内在,而是自身心坎的那份偏执;如若自身正念,尽管有心魔老人的滋扰,那又有何妨呢?”

“哎……还是自身的出处啊!”老人慢慢的颤巍巍的站了起来,而随着他的站立,他座下的椅子,居然轰然成为了碎末!

他慢慢的扶起魔瞳,“女儿啊,你受苦了!”魔瞳丹,慢慢的从识海之中,飘进去,飞入他女儿的头中,“女儿啊,唯有你的魔瞳丹,才让为父,从心魔之迷中,复苏过去!否则……想必为父要痴迷不明白多久啊!”

魔瞳慢慢的睁开了双眼,望着刻下的慈父,眼眶居然略微的有些湿润,但终归没有眼泪流上去。

时间定格在当下!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